2019-02-01 03:11 每日经济新闻
支付宝、微信支付要求火币网下架支付通道日均交易过亿美元的火币网仍在“火中取栗”
核心观点
  • 近日,支付宝、微信支付均已对火币网发送律师函,要求火币网下架OTC(场外交易)支付通道,停止非法使用其商标。
  • 记者尝试直接在网站下单,待记者下单后,卖家弹出一个支付选择页面,其中包括一个银行渠道、一个微信渠道、一个支付宝渠道。
  • 以BTC(比特币)为例,页面显示,目前在线的共有70余个卖家在线,这些卖家明确标注可以银行卡支付、支付宝支付,或是微信支付。

  近日,支付宝、微信支付均已对火币网发送律师函,要求火币网下架OTC(场外交易)支付通道,停止非法使用其商标。另外,中国银联方面也于上个月下发《关于严禁为非法交易提供支付服务的函》,在列出的涉嫌代币发行融资及虚拟货币交易平台名单中,火币赫然在列。

  据火币CEO李林近日向员工所发全员信披露,2018年火币全球交易所交易量突破2000亿美元,手续费收入突破5亿美元;在HuobiGlobal业务层面,火币OTC日均交易额超过1亿美元,已成为全球交易量最大的OTC平台之一。

  天量利益面前,“火中取栗”也不过“小菜一碟”而已!在规避中国监管方面,火币网在交易模式设计上也是煞费苦心!

  对于火币OTC交易显示的支付宝和微信图标,火币集团相关负责人称,“涉及相关支付平台的Logo仅为表达支付的链接方式,并未用于宣传本公司的产品或服务,为行业内通行的做法,我们理解相关方的立场,将严格遵照关于商标使用的相关规定,严查使用情况”。

  用户通过火币网OTC通道购买虚拟数字货币,真的均属用户点对点的个人行为?真的是行业内通行的做法?

  《深度财经》记者1月30日登录火币网平台,在OTC市场,发现其原先显著标明的银联、支付宝、微信支付图标已被撤下,换上了银行卡、支付宝、微信支付字样。

  支付宝、微信支付发律师函前页面

  支付宝、微信支付发律师函后页面

  在法币交易栏,火币包括普通交易、大宗交易和一键购买三个选项。其中普通交易又包括BTC、ETH、USDT、EOS、HT、HUSD六类加密数字货币可供选择。以BTC(比特币)为例,页面显示,目前在线的共有70余个卖家在线,这些卖家明确标注可以银行卡支付、支付宝支付,或是微信支付。

  记者发现,这些卖家叫卖的比特币数量不一,有的卖家仅有零点几个,有的则达数十个。页面显示,一位昵称“绝版女子”的用户,正在叫卖40余个比特币,按当前BTC单价2.3万元算,价值近百万。页面同时显示,这位卖家近30日成单11737个,完成率为99%。

  记者特别关注到,有一位BTC卖家名字就叫“支持花呗信用卡”,买虚拟货币竟然可以用花呗、信用卡支付?这又是什么情况?

  记者尝试直接在网站下单,待记者下单后,卖家弹出一个支付选择页面,其中包括一个银行渠道、一个微信渠道、一个支付宝渠道。银行渠道给出了收款方姓名、卡号、开户行,直接转账就可以。而微信渠道给出的是一个二维码,打开二维码,显示是XX县XX食品店,直接扫描购物“食品”,就可以得到卖家的BTC,难怪可以信用卡支付。而支付宝花呗渠道亦然。看来支持花呗、信用卡支付名不虚传。

  同时在支付页面下方,火币网也特别提示,“在转账过程中请勿备注类似BTC、USDT、火币等信息,防止造成您的汇款被拦截、银行卡被冻结等问题”。

  《深度财经》记者发现,纵然早在2017年9月已被取缔,且它们原来的网站已被屏蔽,但记者通过搜索发现,这些网站只是换个域名,依然可以打开,且功能完善,银行卡、支付宝、微信支付俱全,买卖加密数字货币非常方便。法币交易、币币交易、杠杆、合约等各种虚拟货币交易工具应有尽有。

  购买虚拟货币最重要的一个环节就是出入金,而包括火币、OKEX等世界各大头部交易所,正是通过频繁变换域名、OTC场外交易,巧妙地规避掉了监管,而且交易的规模愈加庞大。

  2019年1月24日,火币CEO李林向火币全体员工发布了全员信。在信中,李林披露,2018年火币全球交易所交易量突破2000亿美元,手续费收入突破5亿美元,同比增长均超过100%;在HuobiGlobal业务层面,火币OTC日均交易额超过1亿美元,已成为全球交易量最大的OTC平台之一。

  孙志勇对《深度财经》记者分析:“2017年9月4日中国人民银行等联合发布《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》,第三条明确规定:加强代币融资交易平台的管理,对于存在违法违规问题的代币融资交易平台,金融管理部门将提请电信主管部门依法关闭其网站平台及移动APP,提请网信部门对移动APP在应用商店做下架处置,并提请工商管理部门依法吊销其营业执照,特别是‘不得为代币或虚拟货币提供定价、信息中介等服务’,并要求相关部门关闭相应网站、移动APP,吊销营业执照,故此,‘OTC’交易平台提供代币类似服务是违规的,至于依外国法律在当地国注册成立的主体,以网站及移动APP等方式在中国境内提供OTC等相应服务,亦应遵守中国法律,如有收费等经营行为更应遵守相关工商管理规范并依法纳税”。

  关于虚拟货币投资者在虚拟货币交易所交易存在的风险,《深度财经》记者采访了中央财经大学邓建鹏教授。邓建鹏对《深度财经》记者分析:“因为目前注册在境外面向中国境内的所有的虚拟货币交易所,都在中国金融监管机构的监管之外,这就意味着:它们所有的数据是否暗箱操作,是否存在内幕交易,是否存在市场操纵,以及其它的任何违法违规的行为,中国的监管机构都难以进行实时监管,因此,交易者在通过上述虚拟货币交易所交易的时候,资金可能会遭受极大的损失或者面临洗钱、犯罪等相关的负面冲击”。